网易裁人绝症员工本钱的恶每私人都不由自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企业资本验证
Tag:  企业资本验证在这篇网文热起来之后,网易做了公开回复,发出道歉信,称员工绩效确实不好,网易给职工购买了商业保险,而且与员工拒绝了网易提供的多余的12月金钱援助,为自己辩解。并公布
网易裁人绝症员工本钱的恶每私人都不由自主

网易裁人绝症员工本钱的恶每私人都不由自主

  在这篇网文热起来之后,网易做了公开回复,发出道歉信,称员工绩效确实不好,网易给职工购买了商业保险,而且与员工拒绝了网易提供的多余的12月金钱援助,为自己辩解。并公布了全过程,与职工描述略有出入。

  最初,这件事情是单方描述,显然没有描述全部事实。后来网易的两次辩解,第二次列日程表干货较多,我们基本可以把这个事情还原出来。

 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,这名J姓员工在2018年上半年的考评中,评了一个C,这个级别的绩效确实不太好,如果2018年下半年再不好,网易可以解除合同,让其离职。

  J姓职工的2018年下半年考评,在2019年一季度做出,在考评之前,J姓职工查出心脏有问题,在热文中称绝症(扩大性心肌病预后确实比较差,发展到最后需要心脏移植,但是发展因人而异,有1年就挂的,有20年没问题的,患者积极配合治疗很重要。)并告知主管。

  主管在2019年3月底,给职工评D,根据网易的规定,就可以辞退了。员工可以提出异议。

  此后,HR用了公开信的种种办法,准备给员工办理离职(其中的具体做法,可以写一本企业如何在法律范围内低成本解雇员工的教材)。

  对于员工患病,国家有规定5年以内的有3个月不能解除合同。这样就到了8月份。

  期间,由于带病,该J姓职工,无法找到下家,8月份提出回网易工作,被拒绝。

  9月3号,网易提出按规定补偿N+1,并额外提供12个月的关怀金,员工不接受。

  网易单方办理离职,期间有保安清场。员工事后提出劳动仲裁24万,并拿到N+1的补偿。

  员工如果没有患病,很可能也会在2019年的评定中没有很好的结果,因为2018年上半年身体无问题,加班很努力的情况下,依然只是C的评级,2018年下半年身体患病劳累,很难获得更好的评级。

  但是,因为事先员工告知主管自己患病,员工认为是网易有意给低评级,要甩包袱,让自己离职。

  从双方描述看,可能是实情,因为对于一个预后不好的病人,采取各种低成本逼离职的手段,属于HR自找麻烦。

  当时HR就是冷冰冰采用了低成本逼离职的常规操作。在爆文中,“怕影响我找下一份工作”的角度劝我不要拿N+1。“,是常见的HR逼迫低成本离职的手段。

  这让J姓员工有被迫害感,感觉自己是有病才被逼迫离职。而他因为疾病,很难找到下家,HR传统逼迫手段是无效的。

  HR很晚才认识到这一点,因为信息不对称(主管可能知道,而HR不知道),让矛盾开始激化。

  5月到8月,病假期间,员工意识到自己无法找新工作,利益最大化是留在网易拿工资。而网易一方坚决要职工走。宁愿在N+1后,再多拿12月关怀金。

  而J姓员工在确认不能留在网易之后,希望获得更高的补偿。疾病治疗需要钱,而员工已经很难找下家了。网易留不下,拿到尽可能多的钱就是诉求了。

  所以,提出24万和61万两次劳动仲裁,同时在网络上发声,还是希望舆论压力,让网易在N+1之外拿出更多的钱。

  对于几年,一年签一次合同的企业来说,这种购买劳动力属于短期行为,可以随时更换的。

  除非你非常重要,即使有病,也能贡献很多。或者你以前做的贡献足够大,譬如华为的郑宝用。否则,你个人的问题,企业并不能怜悯很多。

  网易这个员工,入职几年,不是重要员工,身体有问题,业绩不突出,从资本角度考虑,当然是开掉,更换新的劳动力。只要法律没有规定,企业必须付出更多的成本,企业就敢于利用各种手段,减低更换劳动力的成本。

  在5月份之前,HR种种低成本逼迫离职的手段,并不是HR有多么恶,而是资本之下,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一环而已。等到HR自己离职的时候,她们的新同事也会这样对待她们。

  也不是,企业这个组织要生存,要竞争,就要不断“竞底“。在可能的范围内,让消费者拿出更多的钱,给员工付更少的工资,企业才有更多的利润,股东才有更多的收益。

  而仁慈的企业,除非你不参与竞争或者有绝对垄断优势,否则你对员工的仁慈,就会导致企业的破产。这是空想社会主义百年前就实践过的。

  出事的网易员工,2014年工作,2019年1月查出心脏病,法律也就给3个的医疗期不准解除合同,没有更多的保护了。

  对员工来说,发现生病后不想离开网易,想要N+1之外的补偿也是资本下的迫不得已。

  而医疗在资本下是非常昂贵的,没有钱意味着无法治疗,意味着病情恶化,意味着死亡。

  J姓员工也没有退路,只能不管合理不合理,法律保护不保护,尽可能的多要一点,才能生存。